您好,欢迎来到人民视听网!

人民视听网

山西交口:在新形势下“村霸”为何依旧猖狂

他,独揽村主任一职27载,废除村原财务制度,收支一人独掌;他,广纳村中“豪杰”,重用有前科、敢打敢抢者,以此来强化自己的“权势帝国”;他,肆意侵占集体财产、勒索村中企业涉及金额高达数千万元;他,种种劣行,不胜枚举,甚至敢阻挠当地执法部门办案。他究竟是何许人,为何能如此恣意妄为?

在山西省交口县回龙乡刘外村,一提起以秦学俊为首的“村霸势力”,真是怨声盈路,村民们叫苦连连。据悉,交口县历来以矿产资源丰富而闻名,而刘外村作为交口县中的大村之一,煤矿资源同样颇丰。然而,丰富的矿产资源并没有让刘外村所属的七个自然村,700余户的2200多村民过上富裕生活。而是被本村以秦学俊为首的“村霸势力”所觊觎、占有。

另据村民介绍,自1987年至2014年的27年间,秦学俊一直担任刘外村的村委主任和村党支部委员,并于1990年至1999年兼任后庄村小组长。在其当主任的这二十多年来,长期把持村委大小事务,可以说是一手遮天,大权独揽!他在任期间,培植个人势力,肆意起用村中不务正业、劣迹斑斑的人担任自然村的小组长。其中,有村民熟知的“惯盗”董生茂,更有在村集体修路时打断了同村马占元四根肋骨、带人恶意破坏煤矿而被公安机关处理的村霸高林生。这些横行霸道之人,都以秦学俊为靠山而顺利的当上了小组长,这也致使刘外村的换届选举,从来没有按规定程序进行过。每到换届时,秦学俊等人,一方面对不听话的村民以各种借口进行打压,把控各村小组长和党小组长的人选。另一方面,则采取各小组长进户“警告”和代为投票的方式,对有不同投票意见的村民,或拉拢诱惑,或人身威胁。如此一来,村民那个敢言,不得已下违心的投票。通过如此方式,秦学俊的主任,一做就是27年。

据在村委工作的村民透露:“秦学俊在任期间,从不健全村委的财务机构。村委没有会计,没有财务制度,更没监督机制,收支情况也从不公开。收支都是一人操办,集体收入俨然成了他自己的“提款机”!

如果说秦学俊以上种种劣行,淳朴的刘外村村民尚可忍受的话,那秦学俊、王瑛二人相互勾结侵吞村集体煤矿一事就让村民们痛恨至极了!

提及此事,村民们无不义愤填膺,据他们介绍:刘外村“交口县回龙乡营塘联办煤矿”(以下简称村煤矿)是1984年经省煤炭厅批准的由刘外村委七个自然村集资兴办的联办煤矿,生产规模3万吨/年。2003年8月19日,经刘外村委及所属五个村民小组组长、三分之二以上村民代表同意,在民主评估的基础上,与王瑛签订了《刘外村委营塘联办煤矿租赁合同书》,至此,王瑛根据该合同书约定,实际取得村煤矿的租赁经营权,并每年向村委缴纳数万元的租赁费。

然而,租赁时间才过一年,在没有经过村干部、村民代表及村民大会商讨决策的情况下,秦学俊就私自以刘外村委名义与王瑛签订《交口县回龙乡营塘联办煤矿转让协议书》,将村煤矿擅自无偿转让给了王瑛。

期间,秦学俊利用职务之便,为王瑛提供了办理产权转移的全部手续,将村集体所有煤矿权属全部转移到王瑛名下,并将村煤矿更名为山西交口晟凯煤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晟凯煤业公司”)。

就这样,王瑛在没有支付任何费用的情况下,由“承租人”摇身一变,成为这座村集体煤矿的“主人”。秦学俊也就顺势成了煤矿的矿长,月工资高达万元以上。这二人为了隐藏其侵吞村集体财产的事实,仍然继续按原《租赁合同》的约定每年交纳租金以欺瞒村民。但是,霸占村煤矿远不是二人的最终目的,他们还要从这座村集体煤矿上挣更多的钱!

2007年12月9日,王瑛以煤矿所有人的身份,与张和生签订《山西交口晟凯煤业有限公司转让协议书》,将村煤矿以2800万元的价格转让。但由于煤矿管理不善,张和生又将煤矿让与侄子张国伟继续经营。

此时,尝到甜头的秦学俊、王瑛二人,更加变本加厉,索求无度,在2009年以追加转让费的名义,强行向晟凯煤业公司索要1200万元转让款。最终,在时任交口县检察长宋耀文“斡旋”下,以王瑛为出让人,张国伟为受让人,回龙乡刘外村村委为第三人,宋耀文为见证人,于2009年7月11日在《山西交口晟凯煤业有限公司转让协议书》的基础上再签订了一份《协议书》。至此,秦学俊勾结王瑛,通过一系列非法运作,以村集体煤矿攫取不义之财共4000万元。而被蒙在鼓里的村民却仍旧以为这座煤矿仍属村集体财产,没有得到一分转让款,就连每年数万元的“承包费”也被秦学俊用于村委开支当中。

村民说道:秦学俊侵吞村煤矿,并非没人察觉。早在2012年年初,晟凯煤业公司在就后庄村进行露天开采事宜与后庄村民签订合同时,当我们得知晟凯煤业负责人是张国伟后,就感到事情蹊跷,并就此事追问了秦学俊,但他却继续谎称村煤矿没有转让,让大家放心,别瞎打听。当时迫于秦学俊的势力,就谁也没敢多问。

一座价值上亿的村集体煤矿,就这样被秦学俊利用职务之便侵吞为个人所有。按理秦学俊应该可以满足了,可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秦学俊猖獗依旧,还打起了驻村企业的主意。

据悉,秦学俊任职期间,每逢过节,都要以村委名义向驻村金华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晟凯煤业公司等企业索要福利费,还曾以东营唐地质灾害等项目向这些企业索要巨款。而这些索要回来的款项除极少数象征性地用于村公务外,大部分都被秦学俊非法的占为己有。

甚至,在王瑛转让晟凯煤业公司后,秦学俊凭空捏造村民要集体上访,以此为由头多次到晟凯煤业骗取巨款。在遭到多次拒绝后,秦学俊便煽动本村村霸由成万对晟凯煤业公司总经理张国伟多次进行威胁恐吓。张国伟为了避免给企业造成不必要的损失,更迫于秦学俊恶势力团伙的的压力,无奈给了二人34万元私了此事。据知情人士透露,仅这一次,秦学俊就分到了18万元的勒索款。

纸包不住火,村民最终还是得知了秦学俊私自转让村煤矿一事,且其敲诈勒索企业、涉嫌职务侵占等事也被交口公安调查。迫于各方压力,秦学俊在2014年12月刘外村两委选举时终于落选,不再担任村主任一职。

但是,把持了刘外村20多年,对落选耿耿于怀的秦学俊,又岂能甘心?

2017年11月刘外村委第11次换届选举期间,秦学俊多次以送烟、送钱和承诺给予对方好处及照顾的方式进行贿选,并对“不听话”的村民,动用其在任期间培植的“黑势力团伙”进行人身威胁,让村民为参选的郝春平投票。

但是,村民们深知,郝春平不仅是社会失信人员,一身劣迹,更是秦学俊“黑势力团伙”的主干,若将票投给了他,刘外村仍将会在秦学俊的把持之下。

原来,早在2013年,后庄村搬迁移民期间,郝春平就向村小组多次提出无理要求。凭空捏造他生有一儿子,在既不见人,又无户口的情况下,强行索要征地补偿款30万元。不仅如此,郝春平还强行要求后庄村小组为其担保贷30万元。更在村中修建公坟时,强行闯入招标现场,强揽工程。

果不其然,最终郝春平落选,周建云以704票最高票数且票数过半当选。谁知,郝春平竟当场闹事,阻挠乡政府工作人员宣布选举结果。但乡政府、派出所派驻人员现场召开紧急会议,确认选举结果并当场宣布周建云票数最高、过半,符合选举程序,为刘外村村委主任。

12月7日,即刘外村委换届选举的第二天,在秦学俊的授意下,郝春平直接带人到交口县政府上访告状,再次阻扰选举结果。当回龙乡党委主要负责人到现场处置上访事件,遭到郝春平等上访人员的辱骂和人身攻击。郝春平甚至多次扬言,如果政府不给钱、不让当刘外村委主任,他就要一直上访。并于12月10日再次纠集上访人员,非法违法越级直接到北京上访告状20余日。

跟随郝春平历次上访的人,其实都由秦学俊策划、通知的。当中不乏劣迹斑驳、不务正业之人,如董根旺、张拉弟二人就曾在桃红坡高堡村居住期间种植罂粟被公安机关处罚。

据介绍,一旦跟随过郝春平上访,再想退出就会受到秦学俊“黑势力团伙”的打骂威胁,但最后一般都是王瑛出面调解,使上访人员为其所用,继续跟随上访。

郝春平为达目的,通过上访,无端攻击刘外村委其他参选人,导致村委至今没有干部,下辖的7个村民小组完全陷于瘫痪,无法进行正常选举,村委各项工作都无法开展,村民们更是人心惶惶,怨声载道。致使刘外村委错失“党的十九大”脱贫攻坚大好政策的良机,严重影响了刘外村2200多人的的正常生产、生活秩序。

对于以秦学俊为首的“黑势力团伙”,村民早忍无可忍。2015年,村民们就秦学俊擅自转让村集体煤矿,获益4000万元一事,向上级部门反应,可惜三年未果。因秦学俊隐瞒村集体收入,并将部分款项非法占为己有,致使2016年回龙乡政府对秦学俊任职期间账务进行审计时,发现结果不实,秦学俊涉嫌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71条的规定,构成职务侵占罪,并于2016年8月被立案侦查,至今未果。2016年10月交口县公安局立案侦查秦学俊敲诈勒索企业一案时,在由成万据实交待二人的所作所为的情况下,因秦学俊仍拒不承认,此案依旧未果……

在我国的基层政权体系中,村官虽说不是正式干部,但却是村民致富奔小康的希望所在。可是当一些“苍蝇”掌握权力后,便损公肥私,鱼肉百姓,横行乡里,侵害广大百姓的切身利益,严重影响了基层社会和谐稳定。当前反腐形式纵深开展,此类基层的“官霸”、“匪霸”严重阻碍当地发展进程,极易引起民怨民愤。对于刘外村秦学俊等人的行径,在一定意义上,更应重视的是最基层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李峰)

来源:http://www.zgjrzk.com/news/201805/474483.html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阅读: